pkk.biz跟紧苹果 iOS 14.5 脚步,谷歌有望通过三种方案改进 Android 广告隐私设置

文章正文
2021-05-29 23:56

5 月 26 日消息,pkk.biz据报道,苹果几周前推出了应用开发者、广告商和 Facebook 始终担心的隐私改变,即开发者需要首先征询用户的同意,才能够在第三方网站和应用程序中跟踪用户的广告商标识符 (IDFA)。苹果此举对开发者和广告商的影响还未显现,他们正在等待“第二只鞋”落地,即谷歌对 Android AdID 的调整。

许多人原本预计谷歌可能在上周的开发者大会上宣布对 Android AdID 进行类似的调整,但这并未成为现实。不过,这并非意味着谷歌选择了放弃,调整已不可避免。但好消息是,开发者并非只能坐以待毙,他们可以评估谷歌可能实施的潜在举措,以制定有助于减轻谷歌最终决定的影响的战略。

以下是谷歌可能选择调整 Android AdID 的三种方案,以及每种方案实施的可能性和可能产生的影响:

方案一:完全弃用 Android AdID

最复杂的转变将是彻底弃用 Android AdID,并将广告投放和报告转移到 Android 操作系统。这样的方法将建立在 Chrome Privacy Sandbox 团队的工作基础上,并可能反映苹果 SKAdNetwork 的某些功能。在更高的层面上,像 Privacy Sandbox 和 SKAdNetwork 这样的解决方案,打破了开发者 / 出版商以及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尽管对于这种做法是否有利于保护消费者隐私存在激烈的争论,但较少争议的是,它将以牺牲独立广告技术、广告商以及可能还有出版商和应用开发商的利益为代价,巩固平台实力。不过,谷歌已经面临对 Privacy Sandbox 竞争和隐私影响的调查,该公司真的承受得起竞争监管机构对 Android 的审查吗?

结论:谷歌不太可能选择这种方案,但如果该公司决定让 Chrome 和 Android 保持一致,这种选择仍然有实施的可能。

方案二:效仿苹果推出 App 反追踪功能

第二种方案是效仿苹果在 App 反追踪功能(即 Ad Tracking Transparency,简称 ATT) 中采取的做法,即在获取用户 Android AdID 和追踪用户行为时,需要先获得用户的允许。同时,谷歌需要推出相关的政策框架,以监管和执行更广泛的跟踪定义。请记住,对 iOS 的跟踪涉及到大量的数据使用,而不仅仅是访问 IDFA。

虽然这种方案并非不可能,但它将疏远谷歌与两大关键利益相关群体的关系,包括应用开发者和广告商。应用开发者会发现更难理解他们的广告是否推动了应用程序的安装,广告商也会发现更难在应用程序中投放个性化的广告。与谷歌不同的是,最近的国会证词似乎表明,苹果在广告生态系统中没有既得利益。

如果谷歌最终围绕“跟踪”进行重大政策调整,预计会有个协作性的推出过程,以便让开发者和广告商有时间为应对这样有重大意义的变化做好充分准备。

结论:这种方案有实施的可能,但谷歌需要承担利益相关者反弹的风险。

方案三:给用户选择,遵守法律

谷歌可能实施的第三种方案是推出苹果 ATT 的简版替代方案,用户可以自主选择 Android AdID 是否接受访问,但不需要像苹果那样需要事先征得用户同意才能进行额外的追踪。Android AdID 移到选项之后属于技术变化,而要求获得用户同意才能进行其他形式的跟踪,比如在登录时收集电子邮件地址,则属于政策转变。这种方法将为消费者提供额外的透明度和选择,同时避免围绕如何定义跟踪而出现的棘手的政策辩论。

除了 Android AdID,应用开发者还可以按照加州的《消费者隐私法案》、弗吉尼亚州的《消费者数据保护法案》、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等法律,收集和使用 Android AdID 以外的其他数据。这种做法将把关于“构成跟踪因素”的争论留给美国国会,让其处理利弊权衡和有关政策辩论。

这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原因有三:第一,对消费者来说,这显然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第二,这将有助于缓解隐私监管机构的担忧;第三,它将维护应用程序开发商和广告商的信任。

结论:这似乎是谷歌最有可能选择的方案。

预计谷歌将在未来几个月发布公告,应用开发商和广告商必须利用这段时间来押注上述三个选项中最有可能实施的一个,然后加紧规划和准备应对。

还需要记住的是:无论谷歌选择哪种方案,消费者隐私都将被放在首位。这可能意味着,未来的数据规模将更小,数据科学将更智能化,并对消费者选择允许收集和使用其数据时发生的价值交换做出更清晰的解释。信任必须是我们所建立的一切的核心。

文章评论